NEWSROOM 新闻中心


史诗级闪崩!油价创近30年最大跌幅…….

2020-03-18

上周,欧佩克与俄罗斯减产谈判意外中止,沙特率先宣布扩产以开启石油价格战……一连串消息犹如重磅炸弹,周一国际原油市场近乎以“崩盘”开局。(关于石油大国间的博弈请看文末)对受疫情影响需求缩减和“限硫令”实施双重夹击下的航运业来说是不是一支强针剂?又如何看待运价走势?

3月9日亚市早盘,金融市场惊现暴动,由于沙特周末打响原油价格战,布伦特原油期货周一大幅跳空低开,开盘重挫25%至34.52美元/桶,随后跌幅扩大至逾31%,报32.14美元/桶。创1991年美国在伊拉克发动战争以来最大跌幅。

与国际油价紧密相关的国内市场也受影响。在A股市场,石油类股票大跌,中海油服开盘跌停。同一时间,作为下游用油大户的航空股与航运股普遍上涨。华夏航空涨逾4%,南方航空、东方航空涨逾2%,招商轮船涨逾8%,中远海能涨逾9%、宁波海运涨逾5%。原油期货大跌直接对石油板块是利空,但对航空、航运板块有一定利好。当油价处于低位时,对交通运输无疑是最有利的。以航空行业为例,由于燃油成本占到航空公司成本比例较高,当油价下跌时,航空公司的利润便会提升。

3月9日晚间,美股三大指数开盘全线重挫。标普500指数跌7%,触发熔断机制,美股三大股指全部暂停交易15分钟。道指跌逾7%,跌超1900点;纳斯达克指数跌7.2%。美股科技股开盘重挫,苹果跌近9%,亚马逊、Facebook、奈飞等跌近7%。按照上个交易日美股总市值44万亿美元、整体跌幅7%计算,美股开盘市值就蒸发了3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万亿元。

对于这种级别的市场巨震,只能说出四个字:叹为观止!即便是在海外疫情发酵的那几天,也未见如此跌幅。对此,海外的原油业内人士是这样评价的:“从2014年至2016年2月,油价突破30美元花费了14-15个月,而这次只用了不到不到1个交易日。能源行业,欢迎回到地狱。
当前,全球航运业受疫情影响正在艰难跋涉,不乏破产和陷入财务危机的公司,正当航运业被病毒虐的狼狈不堪之时,这是不是一个利好呢?
据彭博报道,沙特阿拉伯计划在4月大幅增加原油产量,日产量将达到1000万桶,如有必要,甚至可以进一步提高产量至创纪录的1200万桶/日。也就是说,航运公司的船用燃油成本还有进一步的削减空间,这对航运公司而言,无疑是好消息。
国际油价降低,意味着船东船用燃油的支付成本大幅下降,而这无疑会让前期因高价低硫油所迫船东们安装洗涤塔的热情,重新冷却下来。而实际上,近几日低硫油和高硫油价格差的逐步缩小,洗涤塔在市场上已经面临很尴尬的境地。相关数据显示,船用高硫油和低硫燃油(HSFO和LSFO)之间的价格差正在大幅缩小,在两个月内缩小了三分之二,目前在HSFO和LSFO之间的平均价差为每吨126.5美元,在某些港口,最近几天的价格差甚至已跌至两位数。为自2019年以来两者价格之间的最小差距!
新IMO限硫令开始实施时,VLSFO和HSFO之间的价差跃升至接近每公吨350美元,这让船东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洗涤塔策略,然而随后,这种差价在鹿特丹跌至近150美元。高低硫油价差150美元,这已经是船东们决定是否安装洗涤塔的边际值。再加上疫情对低硫油消费的冲击要远大于高硫油,导致高低硫燃油的分化趋势加速,二者价差进一步收窄。而目前价格差100美元左右。对已经安装了脱硫塔的船东并非好消息。

全球咨询公司Alixpartners去年曾表示,新的燃料规则可能会使仅东行的亚洲-美洲航线和亚洲-欧洲航线上的航运公司面临风险,这些航线合计占全球集装箱运输量的20%左右,仅额外成本就高达30亿美元。限硫令将给整个集运业每年增加100-150亿美元的成本,而在过去的7年里,整个行业的总盈利是80亿美元,预计海运费或将上涨20%左右。而这笔费用将由进出口货主货代承担。

  低油价有助于航运业控制营运成本,毫无疑问的,燃油成本在航运业中占据着成本中的大头位置。原油价格的下跌有助于整个航运业更好的管控成本。受益的将不仅仅是油轮船东,集装箱船舶和干散货船舶同样受益。而目前高低硫燃油的分化趋势加速,二者价差进一步收窄,这将进一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船公司成本及现金流压力。那下一步的我们最关心的运价又会是怎样一种走势呢?航运市场的运价会下跌吗?还是最终靠供需决定?还请大家留言讨论。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

近段时间以来由于遭遇旱情,巴拿马运河管理局采取了多种措施予以应对,包括限制吃水以及征收更高的美其名曰为淡水附加费的“过路费”。

然而随着油价的下跌,经过成本核算后,或许将会有更多的船舶选择绕过巴拿马运河和苏伊士运河以避免被征收高昂的“过路费”。

而这并不是耸人听闻,航运咨询机构SeaIntel Maritime分析师Lars Jensen就表示,如果油价持续下跌,那么一些集装箱船舶或将选择绕过这两条运河,这将成为这两条运河的真正威胁。

而这样的情况在2015年和2016年油价触底时真正发生过,当时有超过100个从美国东海岸和北欧出发的集装箱船舶回程航次通过绕过非洲的更长的航线抵达亚洲港口。

未来油价走势

沙特和俄罗斯在深化减产上未能达成协议,而沙特在宣布增产的同时加大销售折扣力度,较大程度超出市场预期。回溯历史上数次原油价格战的惨烈代价,国际油价因此大幅下跌。

后期还会跌吗?

申万宏源石化团队分析认为,当前来看,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将导致全球原油需求增长放缓,沙特在此时带头增产和打价格战,预计会加剧二季度原油市场供应过剩局面,在原油库存持续增加背景下,短期油价仍有向下风险。

金联创石油经济首席研究员钟健表示,原油极端行情的出现进一步表明,油价中因恐慌造成的价格泡沫已到了极度膨胀的时刻,也是泡沫快要溃灭的时刻。他认为,这恰恰是转机发生的前夜。“对于沙特而言,在未完成境外股票上市前,欧佩克联盟不能解散,减产节奏不能停止,与俄罗斯的关系不能破裂。未来大概率是,这种极端的、谁也无力承受的行情有利于尽快重启减产谈判,一个让市场满意、联盟内部相互宽容认可的减产成果将很快产生。”

行业影响方面,有分析认为,综合原油供需关系以及地缘政治因素,中期布伦特原油价格仍将维持低位,这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航空、航运公司成本及现金流压力。

石油大国间的博弈

实际上,周一的油价史诗级暴跌早在3月6日也就是上周五便已初露端倪。当天,第八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非组织产油国(OPEC+)部长级会议于奥地利维也纳召开,对下一阶段生产计划进行讨论。

当晚,由于OPEC和俄罗斯就原油减产一事未能达成共识,原油市场的减产预期落空,原油价格在周五当晚便已上演高台跳水:布伦特原油和美油皆跌超8%。

减产原因其实也颇为合理,OPEC认为新冠肺炎对2020年全球经济和石油需求预测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因此建议将3月到期的现有减产协议延长至年底,并且在4至6月每天再多减产150万桶。

同时,OPEC成员国将承担每日100万桶的减产任务,非OPEC成员国将完成剩余每日50万桶指标。

 

毫无疑问,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的扩散,极大的影响到各经济体的正常经济活动,进而影响到各国的原油需求减少。OPEC在此时期望减产,减少原油的供应与需求匹配,以期稳住油价自然也无可厚非。

无奈的是,据彭博社消息,俄罗斯方面的意思是如果要减产,美国的页岩油也需要一并减产。由于俄罗斯立场坚定,OPEC也不愿在没有俄罗斯参与的情况下采取减产行动,谈判无疾而终,意味着沙特与俄罗斯从2016年来联手支撑油价的局面按下暂停按钮。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在会后宣布,随着减产协议到期,俄罗斯从四月起将不再受产量限制。

 

作为对与俄罗斯谈判失败的反击,沙特于3月7日宣布大幅降低官订售油价格(OSP),对亚洲、欧洲和美国客户提供前所未有的折扣,吸引炼油厂使用沙特原油。其中,沙特将重要的亚洲市场每桶报价大幅下调4至6美元,很可能是对亚洲市场史上最大降幅。

值得注意的是,沙特对北欧市场的OSP降幅最大。

阿拉伯轻原油达每桶8美元,比布伦特原油基准价格每桶折价达10.25美元,而俄罗斯同品级的乌拉尔原油只比布伦特折价2美元。市场分析人士指出,沙特此举显然是针对俄罗斯原油开火。

事情的缘由大致如此,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大国在背后的博弈。

俄罗斯不愿妥协的背后是想借此契机打击美国页岩油产业。

因为美国页岩油成本>俄罗斯产油成本>沙特产油成本。

而且美国的页岩油开采公司大多依赖债务扩张,生产商背负着大量债务,杠杆率一直居高不下,一旦油价下跌,资本密集型的页岩油产业绝不好过。

而沙特,虽然开采成本低储量大,但在过去6年时间,沙特已经连续产生财政赤字,石油作为沙特的主要产业,在已经产生财政赤字的背景下还要增产压低利润,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亦不是长久之计。

反观俄罗斯,他们在不同意OPEC提出的谈判方案前,难道不知道谈崩了油价会暴跌吗?

不存在的。

截止2月28日,当周俄罗斯的黄金和外汇储备达5700亿美元,外汇储备充足。即便油价暴跌,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但俄罗斯已然做好准备,主动权似乎也是由俄罗斯所占据,那么接下来就看是谁先让步了。

据外媒消息,特朗普悄悄要求沙特停止油价战。

截止发稿,俄罗斯财政部称,俄罗斯能够承受石油价格在6-10年内维持在25-30美元/桶的水平,国家财富基金超过1500亿美元,可以在长期低油价的情况下动用。

或许2020年,真是影响未来10年全球格局的一年,感恩我们生在这个时代,并有幸能见证这一切。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0512-69162018

微信公众账号